山体效应_方存乎见少_每更为失_痴情司|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空之战 > 正文内容

雪颜烛葬_故事

来源:山体效应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引绪:

  也许,我一开始就犯了这样一个错

  又一个轮回,怕又是一段无患......

  苦等,何奈?

  你不曾记得那前世桃花树下的祝雪颜.....

  此生为妖,来世化仙....

  今生的心,碎在桃林深风中;前世的缘,将被尘土掩埋......

  断念......

  开端:

  (一)

  还是那片桃林她还是这个样子。不同的是她不再是前世祝家的祝雪颜。今生,她是妖,是这桃花林的主人——桃花妖。

  丝帕着泪,临池而泣、情深难忘、浊泪,浸泉......

  身后立着青衣男子,眼眸冷俊。暗骂一声“花痴”,转头欲走。

  “你来了”。

  “正要走”。

  “走吧,走了也好,我本来就不奢望你送我这程,情意已绝,请君回。但愿来生,相见不相识。”话音刚落,祝雪颜纵身坠落泉池。他,付钦,只是冷眼相望。前世他们是怎样的恩爱,他不知道,若不亲眼见过她施法术仅凭几句空话,他不会相信“今生前世”。

  (二)

  事情追溯回七百年前,那是他们的前世。

  还是同样的地方,同样的人,却是另一种场景。

  “雪儿,钦哥哥待你可好?”泉水泠泠作响,泉池边的一块花岗岩,两人相相依偎,含情脉脉。

  祝雪颜蜷缩在付钦怀中。俏皮的说“不好,一点不好!”她努起嘴撇着头,好是可爱。

  “那你要我怎么对你你才满意?嗯?祝家的千金?”

  “每天不要离开我”

  “嗯”

  “每天给我吟诗”

  “好”

  “每天给我吹曲弹琴”

  “可以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”。

  “不可以毁约哦,我们拉钩。”

  看着小雪颜那样认真的可爱样,付钦不住一笑。他比雪颜长3岁。

  “拉钩算什么?我给你这个。”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朵小巧精致的七色琉璃坠,是他亲手为他雕刻的,她喜欢桃花,他知道。“有它就有我。”说着顺手将他挂在腕间。

  (三)

  几天后,付钦带着聘礼来到祝家门前。

  开门的是个丫头,接着飞出了祝雪颜,一把抱住他。

  “钦哥哥,你穿红色真好看,像一朵美丽的红牡丹,美极了。”

  两家的随从听了这话都抿唇一笑,哪里有说男子美貌像花的。

  “雪儿,不得无礼!”祝夫人看到、听到了急得大叫。雪颜识面色,见母温怒,只好乖乖地松开了紧紧环住的付钦。随后便被从命丫头带回府内。

  “见过祝夫人。”付钦恭身一依。

  “付钦公子前来何事?”付钦答应过每天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陪着她、娶了她就可以了。

  “回祝夫人,开门见山付钦想娶令千金——雪颜小姐。”

  “不,雪颜还小,不当嫁。”这是家门口,当着那么多人就直接回绝他。

  “那付钦明日再求,明日不行、后天再来、后天不肯我就天天来,小姐天天都在长大,夫人何时觉得小姐够大了,当嫁了,付钦娶了小姐再归。”说完,微微扬起下颚、转身欲走之时,身后传来小雪颜的哭喊。

  “钦哥哥!钦哥哥!”

  “把她带回去!没听到吗?别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祝夫人怒呺着,那本来看上去是那样慈祥、温柔,此时她狰狞的面孔真是让人心生畏惧。更何况,雪颜是个小孩啊、成天忍受这样泼辣的母亲的教育?想到这付钦心底一厨。

  “钦哥哥!钦哥哥救我!你说过有它的地方就有你的!”“你骗人”她晃着腕间那颗耀眼琉璃桃花。耀眼光芒折进眼里这一切刺痛了他的眼,她转身向雪颜奔去。

  “雪儿,到这儿来,哥哥保护你。”

  “哥哥,你要丢下雪儿吗?他们都是坏人!”她指着

  “不,不会。哥哥在这。”

  “钦哥哥,带着雪儿一起走吧。”一双剪水秋瞳,水汪汪的。她恳求者他

  “不,钦哥哥明天来看你。雪儿听话,这样我明天还来。”她、他都巴不得一起走。

  可是......唉,话音刚落,家奴再一次将她拽出他的怀中。

  “放开她!”付钦厉声喝道“她只是个小姑娘!不需要懂那么多礼数!”1他余心不忍。

  同一时间祝雪颜的喉咙里发出了凄惨的尖叫:“不要抓着我的胳膊!你弄痛了我!拿开你脏手!我只和我的钦哥哥说几句话我就乖乖的回去了。”她膝盖一弯“扑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。“娘,就给我半盏茶的时间,呜呜。”她哽咽着恳求着,这个样子好像路边的乞讨的小孩,哪里像个名门之家的千金小姐。

  她跪下了,引来了更多的围观者,在场的惊呆了。祝夫人冷冷“哼”了一声付手转身疾步向屋内踱去。祝家家丁紧随其后,只留下一个祝雪颜的贴身侍女,心不甘情不愿的立在一旁看笑话。

  付钦将她紧紧拥在怀里。心里不知道有痛。“说吧,有什么苦都说把。”

  “哥,呜呜......呜呜呜......”她哽咽着,说不清话。

  “雪儿不哭,她们把你抓疼了吗?

  祝雪颜摇摇头。“哥哥明天不要来了。雪儿也不会见你的以后也不要了。”说完她推开他转身挥泪而去。付钦呆呆的站着。

  好想问清楚为什么,可是来不及了。那抹娇身已经消失在了祝家大门前

  (四)

  付钦没有听雪颜的、次日依旧来到祝家门前。

  他了门。一个丫头开门。

  “我来见祝.......”丫头一见是付钦不等话说完,又急忙合尚门。

  付钦再叩门,丫头在里面大叫着:“小姐不见!”

  “为何”付钦用力拍着门,可是确不在有回应。“她为什么将我拒之门外?”

  这目前是谜。

  次日依旧叩门。

  里面隐隐有时候头晕,嘴里会吐出白沫,这是怎么了?听见:“付公子请回吧,若再为了小姐好,请公子以后不要来了》”

  听了这话,付钦心头一颤:雪儿不会有什么事吧!他要弄清楚!正抬手欲叩门,一个竹筒被一只手丢出,又迅速合上门。

  他拾起竹筒从内掏出张字条:十日午时、桃林相会。若君明日还在此遂不复焉。

  (五)

  如约竹林中有一女子,身着桃色锦衣,手执一柄桃花扇、轻轻晃着的手腕上的琉璃桃花坠也随着轻轻摆动,双膝蜷在他们相依的巨型花岗岩上。

  耳畔传来悠悠的笛声,雪颜回眸一看,他来了。

  搁下手上的团扇,不顾身上的伤痛,跃下石头,她以为自己可以站稳的。不然,她高估了自己她摔在了草地上。

  笛声嘎然而止,付钦将她搂住。

  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我不是来了吗?”

  “痛......”她又眨巴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。

  “为何不相见?”

  雪颜沉默了。她不说话,低着头,眼神深遂,他想从她的眼里得到答案。可是,她的眼眸不再像从前那样清澈。直觉告诉他,这么短短十多天里,在她身上发生了很多很多,她也变了很多,他发现这一切的改变,是因为他太了解

  她了。她不愿说的一定是她痛的。

  “咱们不说这个了。”见她一脸愁容,心里一阵酸楚“我们去那,好美的泉水。”他想让她开心。

  雪颜点点头乖乖地顺从,可是仍就没有笑容。

  付钦挽起袖管,蹲下,抄一捧水向不远处的石头攉去,祝雪颜只是站着看着。她想一起去玩,但是她不想挽起袖子,因为,桃色布料下,到处是可怕的血口。

  “你也一起吧!很凉快的。”付钦想叫她一起来玩,想逗她开心,可是无果。

  “不了,我不热。”她找不出好的借口,说这话时,还用手擦拭着脖子上的汗珠。

  付钦见她依旧是远远的站着、看着,只好站起来,拉过她的手,帮她挽袖子,祝雪颜死死抓着袖子,死活不放,并且用力甩脱他的手。

  “钦哥哥!我今天不想玩!”她恼怒了,大喝道。

  “雪儿,今天怎么了?”他对她反常的举动很是好奇!

  “没有,我很好,真的很好很好。”她抿起白唇,浅浅一笑。她不想让他看到那纵横交错的伤口。除了脸上,脖子上,到处都是血口。这是她的亲娘打的,因为那天门前的事。面对这些,她选择了默默承受,她知道,他看到她身上多少个口子,心就被割多少下,她不忍心亲自去伤的心。她浅浅明白,这就爱。她愿意为这个东西,流一点血、泪、汗、受一点苦,若是你问她为什么她只会说:“因为爱”。

  (六)

  付钦一等就是三年,祝家人仍然是那样。有人助付钦令选佳人,她拒绝了,也有人去做说客,到祝家替付钦说理。后来,人们发现说理无用,开始指责祝家人无情冷血。重压下,他们祝家终于答应了婚事。

  天灾人祸,就在今年这个冬天,付家传来一条消息彻底毁了他们的“白头”之愿。——付钦病重了。估计,活不过明年春天。只有祝夫人知道,付钦中了她蛊毒。她贪图钱财,却不惜摧毁女儿的幸福,最终她将什么也得不到。

癫痫手术怎么治?

  阳春三月,正是万物复苏之际,雪颜一人生中最爱的人,永远离开了她。她将他葬在曾经有过美好回忆的地方——桃林,落茵缤纷,桃花泣诉着她们可怜的爱。

  当她得知,自己的母亲害死他最爱的人,悲痛欲绝,她不敢想象,她母亲如何残害了她们了苦苦经营的爱情,她的心碎了,她依着泉池边一棵桃树嘶声裂肺的哭喊着,隐约可听见她在叫她的钦哥哥。突然她纵身一头撞在石头上,脑浆四溢。桃林中回荡着她最后的声音:“钦哥哥,你说过不离不弃,我这就来。”

  (七)

  她缓缓睁开眼,眼前满是桃花,她厨了厨了秀眉:“这是哪里?”侧身一望,一女子衬着夕阳的余辉缓缓走来。“你可愿做桃林的守护者?等待着他七百年,守候着你最爱的人。”

  “七百年?多遥远的时间。我能活那么久么?我不信!你一定在骗我!你是谁?我为什么信你?”

  女子轻轻一笑“呵,我是谁,不重要,信不信由你,你若是爱他,就拼死保护他,保护桃林。”

  “好,我答应!”

  “把你的给我,保护好那只琉璃桃花,桃花易碎,心易碎,花醉,命终。”女子的声音随着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芒消失,冷风卷走她飘渺的声音。

  (八)

  七百年,千万个日日夜夜的朝思暮想,就在她几乎心灰意冷时,他出现了。

  少年玩弄着手中的笛子,看着这漫天桃花,少年好是开心:“满园桃色竞争妍,暗香泗溢无匿处。”

  祝雪颜看到他,是付钦,她像从前一样,从他身后跃起、环住他的脖子。

  “谁家的女子?如此无礼!”付钦咆哮着话音中略带愠色。

  “钦哥哥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你的雪儿呀!”

  “姑娘,您认错人了。”

  雪颜有些愤恨“钦哥哥怎么可以忘记我?!七百年不见,可我还是记得你的呀!”

  “姑娘,你在说胡话吧!七百年,怎么可能......”

  雪颜蓦然间想起,这是他的今生,不会记得前世。

  “这位公子,可否给我一点时间?”

  他们再一次坐到那块他们曾经相依过的巨石上,说着她自己的故事。

  ........

  “姑娘莫要说笑,世上哪有妖魔之说?”

  “你不信,你看着。”

  雪颜手腕一转,一朵桃花在他掌心出现,那支桃和她一样娇嫩美丽。

  雪颜长袖一挥,桃花夹着雪花纷纷扬扬。三月飞雪,付钦没见过。

  “话说,你栽花真美”接着雪颜捂唇“哧的一笑。”

  付钦一脸茫然,抬手一摸,何时发髻上多了一枝桃花?顿时又气又羞。

  (九)

  随后几天,少年都到桃花林,偶尔带些小吃来。

  “钦哥哥,你可记起雪儿了?”“雪儿可等着你呢!你可是说了要娶我的。”

  “我不信,今生前世这种说法。即使前世相识,仅凭一句空话要娶你?”谁知道呢?说不好是图才。

  “若你真不信便作罢。”她一脸沮丧,“重汉中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新开始吧。”

  付钦轻笑笑一声说:“你是人,我是妖,人妖怎么能相恋,更不用说婚论嫁了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。”雪颜有些沮丧,泪水悄悄溢满眼眶,她强忍着没有流出来。

  “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你可以长命百岁,而我却要经历生死,你可以千百年容颜不改,而我会苍老。”少年越说越激动,说到最后,几乎吼着说。

  雪颜沉默了,她低着头,任泪水泗溢。她万万没想到,这些成了他们之间的隔阂。是自己太傻,还是他太无情?以后,付钦再也不出现在桃林,是他太无情。

  一日,她到镇上,卖自己制的胭脂,踏出五芳斋,眼前正是她的钦哥哥。她飞扑过去,她忘了他那天是如何对待她的。

  “放肆!哪来的野丫头?!快把她拉开!”付钦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吼叫着。几个下人粗鲁的推开她,她跌坐在地上,泪水划过脸颊:“钦哥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“钦哥哥?现在是什么世道啊?一个野丫头也敢来勾引我夫君?”一个红衣女子走来,二话不说先给她个耳光。什么?!!他的夫君?!他娶了别的女子?!哦!不!雪颜一时接受不了休克了。

  “这丫头装死!给我打起来!”女子尖厉店声音然围观者的心里不禁害怕。

  雪颜好可怜,泪水哭花了妆,衣裳被扯破,脸上依稀可见一个明晃晃的手掌印,就在那个粗人的木棒即将打下来之际,她一滚消失在人群中。大家怔住了,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,突然有人大叫:“她是妖怪,快报官府啊!”

  傍晚,付钦来到桃林。

  “雪颜—祝雪颜—”他在喊她。她不出现,躲在暗处拦着他要做什么。

  “我知道,你就在附近,我来告诉你,三日后我要娶王家小姐,此后不要再来找我!”

  雪颜捏紧帕子,咬着嘴唇,泪流满面。他没有必要来

  告诉她,他们之间早就没什么可言了。

  (十)

  尾声:

  丝帕着泪,临池而泣。祝雪颜的今生今世就这样凄惨。前世,是她的母亲。今生,怨不得谁,只愿时间戏弄人。她是傻姑娘,因为她最爱的男子给她许下诺言,她就痴痴等他700年。但是,她忘了今生的他不同于前世的他,他不会记得前世桃林下的祝雪颜,更不会记得前世的他们的海誓山盟。

  暮然看见手腕上琉璃桃花,突然想到,他说过的:“有它就有我。”她后悔,当初没拉钩,而是赔了他的一个吻,她之信拉钩钩。l

  “花痴!”付钦张口骂道。

  “你来了?”

  “来送你的。”

  “我把这个还给你!”她从腕间扯下那朵琉璃桃花,有点痛,那是她的心脏。“你走吧,走了也好,我本来就不奢望你来看我一眼。”语罢、纵身一跳跳下泉池。

  付钦捡起草地上的琉璃桃花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复来的花纹中,一个“雪”字闪过,随着清脆的破裂声,碎成了七瓣。这是她的心。

  一阵风,卷着桃花吹过。隐约听见“今生为妖,来世化仙,断情绝意。..........”

  作者

  ——淰漡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  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   北京军海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  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  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治疗癫痫方法  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  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长春癫痫病医院   沈阳癫痫病医院   包头癫痫病医院   西安癫痫病医院  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武汉癫痫病医院  



新华网  人民网  新浪新闻  北京癫痫医院排名  39健康  心里频道  郑州癫痫医院排名